品牌营销中新古典均衡区域增长理论的基本观点

今日导读:新古典均衡区域增长理论作为经济增长理论的延伸,以均衡概念为基础形成的新古典区域增长理论模型的基本假定为:完全竞争,充分就业,技术进步,规模收益不变,要素在空间自由流动且不支

  新古典均衡区域增长理论

  作为经济增长理论的延伸,以均衡概念为基础形成的新古典区域增长理论模型的基本假定为:

  完全竞争,充分就业,技术进步,规模收益不变,要素在空间自由流动且不支付任何成本,生产要素仅包括资本和劳动。

  在上述假定条件下,若存在A、B两个地区,前者为发达地区,后者为欠发达地区,即意味着资本要素在A地区相对充裕,劳动要素在B地区则相对丰富。在完全竞争机制下,资本将从A地区流向B 地区,而劳动将从B地区流向A 地区,从而在A 地区实现已有资本和流入廉价劳动力的结合,而在B地区,则实现了流入增量资本与原有相对低廉劳动力的结合。

  因此,新古典区域增长理论便乐观地认为,给定一个不均衡的区域经济状态,只要存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仅依靠市场便可以实现区域经济的共同增长。

  新古典区域增长理论为促进区域协调均衡发展提供了思路。在一国经济发展初期,各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性不明显时,通过主动调整产业布局,扶持某一或一些地区优先发展,等到其成为发达地区后,再通过该地区带动其他周边欠发达地区进行发展,实现区域间梯次协调发展。

品牌营销中新古典契约的理论模型

  1.瓦尔拉斯卖者喊价模型

  瓦尔拉斯(1989)的一般均衡理论是新古典经济学的代表成果,其中包含了卖者喊价模型。卖者喊价是实现交易或有效契约的一种预备性价格调整过程。模型假设所有交易的个人和企业都在市场相遇,所有企业和个人都只是价格的接受者,而存在一个确定价格的拍卖者,拍卖者喊出的价格被交易者接受,交易者据此作出生产或消费决策。拍卖者只有喊出使供求相等的均衡价格,交易者才会签订契约并达成交易;否则,在其他价格下,供求不相等,交易就无法达成。拍卖者为避免交易无法达成,会放弃那种无法实现的或过时的价格而报出新的价格,这一过程反复进行,直到均衡价格确立。

  2.埃奇沃思重订契约模型

  埃奇沃思(Francis Ysidro Edgeworth)重订契约模型中(卢现祥、朱巧玲,2012),两种商品在有限范围内进行交换,交易者以商品的初始持有量为起点,两种商品的交换比率可变,交换是为了增加双方的效用。假设交易者在签订契约之后,若碰到了更好的机会,可以放弃原有的契约而重签新的契约(但不能完全废除契约)。重订契约的过程可反复进行,直到交易双方感到相互满意而不再签订契约时为止,此时,市场达到了均衡。该过程中,交易双方签订的所有契约构成了契约曲线,契约曲线上的每一点都有可能是均衡契约,每一份契约都是不确定的。

  3.阿罗—德布鲁模型

  阿罗—德布鲁模型做出了一系列严格的假设,包括:①限定商品,存在L种商品,商品数量为实数,商品是最佳划分的;②限定消费,存在H个消费者,每个消费者的偏好是一个完备的、连续的、传递的次序,且具有非充分满足性和凸性;③限定企业,存在J个企业,企业的生产计划是可行的且能自由决策;④假设产品可分,不存在规模收益递增,不存在专业化收益等。阿罗—德布鲁模型认为商品划分原则上没有尽头,但划分越细越没意义。当一种商品的划分不能产生可想象得出的、能提高当事人满足程度的配置时,这种商品被称为阿罗—德布鲁商品。阿罗和德布鲁(Gerard Debreu)提出了“或有商品”的概念,认为同一种商品在两种不同的环境中很不相同,商品的可供性要看出现什么样的环境事件(如雨伞的可供性要看是否下雨)。

  在严格的假设条件下,阿罗和德布鲁(Arrow & Debreu,1954)指出,有一组确定的解能够同时满足一般均衡方程组。一般均衡状态在完全竞争经济中是可以达到的,并且使之达到均衡状态的价格和产量不是唯一的,只有相对价格的变化才影响消费者、企业和要素拥有者的决策。阿罗—德布鲁模型包含了不确定性的思想,如包含了资源可获得性的不确定性、有关消费和生产可能性的不确定性、环境的不确定性等。阿罗—德布鲁模型讨论了信息的作用,假设每一经济主体关于环境的信息不完全,若不同经济主体的信息是相同的,则一般均衡仍可以实现;若不同经济主体的信息是差异的,则会出现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等现象(契约由此变得重要)。

  今天关于品牌营销中新古典均衡区域增长理论的基本观点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品牌广告营销策划的资讯请关注三众广告。

猜你喜欢

品牌营销中诺克斯的客户忠诚钻石模型
品牌营销中汽车用户分类:分为消费者、产业用户
品牌营销中经销商(分销商)营销的优点缺点与适用情况
品牌营销中什么是信息加工:信息加工的基本程序
品牌营销中市场=人口+购买力+购买欲望
品牌营销中1928年的《阿克纳卡里协定》确立了半个世纪的石油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