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营销中为什么要采取纵向一体化战略

今日导读:成本动机在企业决定其纵向一体化和边界的时候,交易费用高低是一个主要的决定因素。在关于企业的存在原因与边界确定的学说中,交易费用经济学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分析视角与理论体系。所谓

  成本动机

  在企业决定其纵向一体化和边界的时候,交易费用高低是一个主要的决定因素。在关于企业的存在原因与边界确定的学说中,交易费用经济学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分析视角与理论体系。所谓交易费用,指的是交易过程中的搜寻、谈判、签约以及保证合同执行等各个环节所必须支出的消耗与费用。比如,厂商的广告费用看似浪费惊人,但实则降低了顾客的搜寻成本。交易双方由于互不信任会导致谈判次数过多,合同签订的成本过高。为应对违约或其他风险所支付的保险费用,以及违约后的诉讼和调解费用等,都是交易费用中的重要组成项目。根据交易费用理论的解释,究竟是通过组织结构与程序在企业内部管理交易活动,还是通过外部市场买卖来进行交易,主要取决于使用两种交易方式的费用的比较。

  通过组织结构与程序来进行一项业务活动的费用,如果小于通过市场交易来实现的费用,那么这项活动就应该在组织内部进行。如果市场交易比组织内部的经营成本更低,那么企业就应该应用市场机制进行交易,而不是依靠自己内部运作。不言而喻,正像应用市场机制需要发生交易费用一样,运用企业内部管理机制和流程也要发生相应的协调与管理费用。因此,是否纵向一体化,在多大程度上纵向一体化,说白了,就是一个“做或买”的问题。如果企业自己做省钱,就自己做;如果去市场上买省钱,就去市场上买。

  当市场机制与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合同法规与监管体系不够健全、信用制度严重缺失时,应用市场机制的成本就相对较高,因而企业更倾向于将经营活动尽可能地在企业内部进行,从而降低与市场相关的风险和费用。比如百事公司在中国西北地区大规模投资种植土豆,从而保证对其乐事薯片业务之成本相对低廉的供给。如果市场机制完善有效、信息公开、取道畅通,而组织内部机构臃肿、效率低下,则企业应该更多地应用市场交易,降低成本。通用汽车公司在20世纪后期由于结构过于庞大并且内部运作费用高昂,同样的零部件从市场上购买可能比从自己的零部件制造厂进货还要便宜些。但由于机构调整并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所以许多小公司在通用汽车公司周边应运而生,其主要目的就是从通用汽车的一个部门买东西,再卖给通用汽车的另外一个部门,对其实施“市场化短路”,从中营利。

  控制动机

  交易费用与经营成本并不是纵向一体化故事的全部。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因素,是企图保持公司对上下游(前后向)业务的控制,从而保证产品与服务的质量水准和声誉,合理安排送货时间,降低对市场的依赖性,或者遏制与防范对手对供应来源和销售渠道的排他性把持。比如,一个茶叶公司可以拥有自己的茶园、茶叶加工厂和专营销售渠道。同样,上述的百事公司投资土豆项目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保证货源的稳定。再如,过去的所谓三线厂、军工企业,由于战略布局的考虑,大都处于边远地区,远离都市与市场,从生产到生活,一般都需要自给自足,减少对外依赖,尤其是动力系统的供给。

  也就是说,除了成本以外,企业通常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尤其是比较有战略意义的活动领域。因为机会主义、道德风险、小规模交易、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可能导致“市场失灵”。

  这就不仅是成本本身的问题,而是交易可能根本无法进行或长期重复进行的问题。过去有一种说法是“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单纯从成本的角度考虑,至少从短期而言,这种说法也许有些道理。但长期而言,“船”的保养维护以及技术更新等都需要依赖供给商、国外的企业。国际风云,变数甚多,难免丧失主动,受制于人,更不用说失去了提升自己综合制造实力的机会。显然,在一些有关国家安全以及工业基础的产业中,保持控制可能比降低成本显得更为重要。

品牌营销中违背《经济合同法》的不法行为有哪几种

  违背《经济合同法》的不法行为有哪几种

  有些不法分子,乘改革之机,利用经济合同和一些单位经营管理中的漏洞,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坑害国家和人民,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经济合同法》规定的违法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种:

  (1)订立假经济合同。当事人或承办人为了欺骗对方或国家,伪造经济合同,或假冒其他法人名义订立经济合同,或者在标的、质量、数量、价款等方面弄虚作假,隐瞒非法交易,订立与实际履行不相符合的合同。

  (2)倒卖经济合同。当事人把已签订的经济合同当成商品,用低价与对方签订合同,又用高价把合同转手倒卖给第三者,从中获取非法利益。这种合同的标的,多为紧俏商品。

  (3)利用经济合同买空卖空。当事人双方将市场上的商品以期货(买卖成交后,约定期限交付的货物)形式买进,签订合同后,在收到货物之前,又与第三者签订合同,以高于合同规定的价款,把货物转手倒卖给第三者。或者把商品以期货的形式出卖,然后又以低于合同的价款向第三者买进。一般并不付款取货,卖者也不交货收款,有的只交预付款或定金。这时谁也没看见货物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真正的用货单位是谁,只是从中取得一进一出间的差价利益。

  (4)利用经济合同转包渔利。如有的企业、事业单位订立加工承揽等经济合同后,又以低于合同规定的价款包给第三者,从中取得非法利益。

  (5)非法转让经济合同。当事人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将经济合同规定的权利义务转让给第三者,即为非法转让经济合同。

  (6)利用经济合同行贿受贿。合同的当事人或承办人为了达到某项交易或谋取某种私利,在合同规定的价款之外,巧立名目,私送或私受财物,称为利用合同行贿受贿。

  (7)其它危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违法行为,如为投机倒把者提供经济合同,代出证明信,提供现金、支票、银行帐户,利用经济合同就地转手倒卖国家不准自由买卖的重要生产资料和紧俏耐用消费品,出卖假合同书、假发票、假提货单,等等,从中谋利。

  上述违法活动,都是不容许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司法机关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予以严重打击。

  今天关于品牌营销中为什么要采取纵向一体化战略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品牌广告营销策划的资讯请关注三众广告。

猜你喜欢

品牌营销中麦考林成功营销案例:直邮营销提高效率
品牌营销中地区性产业布局的主要模式
品牌营销中金融机构人员促销策略选择
品牌营销中人际传播的局限性
品牌营销中什么是消费者需要:消费者需要的内涵
品牌营销中市场规则的主要内容:市场规则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