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营销中威廉·配第关于价值理论的思想观点

今日导读:配第定义并区分了商品的两种价格形式:外部价格和自然价格。外部价格就是经常发生波动的市场价格,而自然价格则是市场价格背后的中心价格。配第着力讨论了自然价格的决定,从而形成了价

  配第定义并区分了商品的两种价格形式:外部价格和自然价格。外部价格就是经常发生波动的市场价格,而自然价格则是市场价格背后的中心价格。配第着力讨论了自然价格的决定,从而形成了价值论。

  配第举例说明了商品自然价格的决定。“假如一个人在能够生产一蒲式耳谷物的时间内,将一盎斯白银从秘鲁的银矿中运来伦敦,那么,后者便是前者的自然价格。”  也就是说,一蒲式耳谷物之所以值一盎司白银,是因为生产谷物的所用时间与运输白银的时间相等,这说明配第已经意识到了生产谷物与生产白银两种具体劳动形式应该具有某种共同的东西,即马克思所说的“人类劳动的一般凝结”,从而正确地将商品价值的研究引向了劳动价值论。将商品交换的基础建立在同等劳动的基础上,是配第对经济学的一大贡献。

  此后,配第并没有进一步深入挖掘一般劳动的内涵,并从中得到科学的劳动价值论,而是将研究的重点放在了价值量的决定问题上。既然配第将交换的基础建立在同等劳动的基础上,自然的他将劳动时间作为价值量的衡量标准和尺度,并以此为基础考察了劳动生产率发生变化对商品价格的影响。他指出,“如果发现了新的更丰富的银矿,因而获得二盎斯白银和以前获得一盎斯白银同样容易,那么,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现在谷物一蒲式耳十先令的价格,和以前一蒲式耳五先令的价格,是一样便宜。”  也就是说,谷物的价值与农业劳动生产率成反比,而与白银的劳动生产率成正比。

  价值理论在《爱尔兰的政治解剖》中有了进一步的发展。配第关于“土地为财富之母,而劳动则为财富之父和能动要素”  的经典论断表明在价值形成过程中,不仅是劳动,以土地为代表的自然条件也具有决定作用。但此观点仅在商品的使用价值的意义上才是正确的,因为,劳动是商品价值真正的,也是唯一的源泉。配第之所以提出上述观点,并不是为了揭示商品同时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两种属性,实际上是为了解决“货币是价值尺度这个意义上的价值尺度”  的难题。因为配第观察到金银,特别是白银,在各个国家普遍都被用来衡量各种物品,但是白银等贵金属重量及成色的评价存在很大困难,即使是重量及成色不变的场合,白银的价格还是会有上涨和下落。因此,配第认为必须要透过货币寻找决定商品交换的自然标准和尺度,既然所有物品都是土地和劳动创造出来的,当然“所有物品都是由两种自然单位——即土地和劳动——来评定价值”  。

  这个意图在其后研究土地与劳动的“自然的”“等价关系”时表现得更为明显了。土地和劳动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要让它们成为所有物品共同的价值尺度,还必须解决两者之间的等价关系。配第举了一块未经开垦的土地的例子进行了说明:先是将一头刚断了奶的小牛放在这块土地上放牧,不经过任何人的劳动,一年下来,这头小牛体重增加了100磅。这100磅牛肉可以供一个人食用50天。那么,这50天的食物就是这块土地所生产出来的价值。现在再假定一个人在同样的一块地上劳动,一年生产出可以供给一个人食用60天的食物,那么,减去50天土地生产的价值,剩余的10天食物就是一个人一年的劳动所创造的。这样,配第就把土地和劳动转化为一个共同的尺度,即“一个成年人平均一天的食物”  ,而一个人一天的食物似乎和纯银价值一样“稳定不变”  。配第的“自然等价关系”表现得越加完美,他的错误就越加严重,出现了极为混乱的局面,因为他又将劳动的物化结果——“一天的食物”,即工资,作为价值尺度了。

  配第以劳动为基础研究商品等价交换的规律,是劳动价值论的最早萌芽,在经济思想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但是,作为先驱者,配第还只是停留在商品经济及价值的表现形式上,没有区别交换价值与价值,混淆了价格与价值的关系,毫无疑问存在重大的理论缺陷。

品牌营销中威廉·配第关于经济增长、分工与国家财政的理论

  在土地与劳动两个要素中,配第更加看重劳动对价值形成的作用。原因是没有劳动,土地的优势就得不到发挥,而且劳动还可以弥补自然资源的劣势。因此,他特别强调人口增长而不是资本积累对经济进步的推动作用。

  另外,他通过观察还发现了分工与产业结构演化的基本规律。一般来说,工业要比农业创造更高的收入,而商业又要比工业创造更高的收入。这一思想在20世纪经过现代学者的验证被发展成著名的配第—克拉克定理。他还正确地提出了分工促进经济发展的原理,并以此解释了爱尔兰土地广袤而肥沃但经济水平远远落后的原因。当时的爱尔兰除了烟草外极少进口,而国内贸易量也非常低,他认为,低水平的交换不会引起对劳动及劳动分工的需求,进而经济水平也相对落后。

  配第对国家收入与财富的研究主要服务于其赋税思想。他认为征税显然要比土地公有更有利于增加国家收入。就如何征税的问题上,配第坚持赋税的财富分配效应应该是中性的。也就是要根据公民的富裕程度及不动产的水平征税,实际上就是比例税。征收比例税影响的仅是财富的数量而不是比例形式,也就是说比例税并不改变纳税人的相对地位,同时也不会有人因纳税而使其财产受损。另外,他还提出了转移支付促进社会福利的基本思想,认为政府通过收税,将资金从那些大吃大喝的人手里转移到有益的方面,用于改良土壤、捕鱼、开矿及制造业上,从自然公正的意义上说,这也是有利于国家的。和他的老师一样,配第坚持要根据消费支出而不是财富收入水平平等征税,因为当赋税加在人们消费的那些物品上时,每个人对于他所使用的东西支付了相同的代价。

  今天关于品牌营销中威廉·配第关于价值理论的思想观点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品牌广告营销策划的资讯请关注三众广告。

猜你喜欢

品牌营销中客户(顾客)服务质量补救的意义
品牌营销中合作博弈与非合作博弈的区别
品牌营销中区域竞争力的影响因素
品牌营销中成功强化效应:什么意思、例子案例
品牌营销中肯德基客服人员的多层次培训方式
品牌营销中习惯性购买行为:什么意思、例子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