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营销中理性预期学派的财政政策无效论

今日导读: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Prescott)和法因·基德兰德(FinnKydland)曾经合写过《竞争的波动理论和稳定政策的可行性与合意性》一文。该文以理性预

  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Prescott)和法因·基德兰德(FinnKydland)曾经合写过《竞争的波动理论和稳定政策的可行性与合意性》一文。该文以理性预期的理论观点分析了财政政策在稳定经济中的作用,提出了“财政政策可以用来稳定经济吗”这样的问题,代表了理性预期学派对财政政策的质疑。

  罗伯特·巴罗(RobertJ.Barro)对政府的支出、税收和公债进行了深入分析,认为财政政策在理性预期的情况下也是无效的,政府支出增加和税率提高都会减少私人投资,降低社会资本存量,导致人们的“永久性财富”减少  。

  巴罗利用理性人的假说,复兴了19世纪初的著名古典经济学家李嘉图曾经提出过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征税和举债是等价的,因而公债的效果是中性的。李嘉图在《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一书中提出一种推测,在某些条件下,无论政府使用债券还是税收来筹资,其效果都是相同的。西方经济学家将该观点称为“李嘉图等价原理”。从表面上来看,以税收筹资和以债务筹资并不相同,政府的税收减少了一个人的财富,而出售相当于该税收额的债券给同一个人,以后再同利息一起偿还给他,这似乎没有改变一个人的财富。但是政府的任何债券发行都体现着将来的偿还义务,而这种政府的偿还义务会导致在将来偿还时,政府还得向社会征取更高的税收用于偿还,这意味着社会要承担更高的税收。如果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将会把相当于未来额外税收的那一部分财富积蓄起来,结果使得人们可支配的财富数量与征税时的情况一样。李嘉图本来并不认为上述推测完全符合现实,但是巴罗却认为按理性预期行事的人们正是采取这样的行动。

  巴罗在《政府债券是净财富?》一文中认为,当政府出售债券以弥补减税的收入损失时,具有理性预期的人同时就会意识到,将来为了还本付息,政府会使他面临更高的赋税,政府借债只是一种推迟了的纳税。为了应付将来的税收负担,人们将把由于减税而增加的收入储蓄起来,以备将来应付增加的税收,而不是花掉这笔由于暂时减税而增加的收入。

  早在巴罗发表这篇文章之前,一些经济学家已经认识到,对将来赋税的预期会促使消费者储蓄更多,但他们认为这种抵消作用只是部分地发生,有些人在债券需要兑付之前会死去。如果由偿还公债导致的更高的赋税部分地落在后来的人身上,那么今天的纳税人确实会感到他的财富更多些,因此花费也会更多些。针对这种想法,巴罗认为,假定今天的纳税人通过遗产与后代有联系,那么李嘉图等价原理最终还是成立的。理由是,消费者是关心后代的,他们不仅从自己的消费中获得满足,而且会关心孩子的后辈,情况会一直延续下去。由于这种代与代之间的联系,今天的纳税人就会像他们能永远活着一样行动。如果政府增加财政预算赤字,纳税人知道他们的孩子将来会面临更重要的税负,他们就会考虑留给后代更多的遗产。因此,他们会需要更多的储蓄,而不会增加目前的消费。

  巴罗所复兴的李嘉图等价原理有很强的政策意义,如果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的纳税只是被推迟的,那么政府通过借款而增加的任何支出都将被私人储蓄的等额增加所抵消。结果,既不存在消费扩张,也没有收入增加的乘数效应。这样一来,政府通过减税或举债来刺激经济的财政政策都是无效的。

品牌营销中理性预期学派的货币政策无效论

  理性预期学派的货币理论认为,货币是中性的。按照货币中性论,货币作为交换的媒介和计量经济变量价值的工具,其本身没有什么价值,而且也不影响经济变量的实际价值。货币中性建立在理性预期基础上,由于一切经济活动都是根据理性预期进行的,货币数量的增加和减少,只会影响价格水平、通货膨胀率等名义变量,而不影响实际的经济变量;实际的经济变量是由经济中的技术条件、劳动供求等实际因素决定的。

  在货币中性的情况下,政府系统的货币活动便对实际利率不发生影响。这都是因为在理性预期这一前提下,人们会应用关于货币当局政策规则的系统信息来形成他们关于未来价格的预期。不论货币当局选取什么样的货币供应量都不可能瞒过经济当事人,使之犯预期价格的错误。货币当局的货币政策对于产量和就业没有系统的影响。理性预期下货币政策是无效的。

  理性预期学派认为,人们对物价水平的预期不是固定不变,或是只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会考虑到未来货币供应量变化率的情况。出于对本身经济利益的考虑,经济主体在从事经济活动时会充分利用目前可以得到的一切信息,这使得他们能够较为准确地预期到货币当局增加货币供应量的政策,价格也因此不会停留在原有水平上,而必将会向上移动到与货币供应量增长率相应的水平上。这时,工资和利率等都会立即做出相应的调整。

  通货膨胀率会被考虑到利息率变化的决策中去,即使货币供应量增加了,也不会产生降低利率的效果,只能引起名义利息率的立刻升高,而实际利息率、实际工资等实际经济变量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样,由于人们的理性预期,政府增加货币供应量的货币政策无论在什么时期内,在降低利息率、刺激总需求、扩大就业和增加产量方面都将是无效的,其结果只能是通货膨胀。

  今天关于品牌营销中理性预期学派的财政政策无效论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品牌广告营销策划的资讯请关注三众广告。

猜你喜欢

品牌营销中产品成熟期的广告战略
品牌营销中什么是捆绑销售定价:例子案例
品牌营销中价值链分析法的特点
品牌营销中广告效果的特性:滞后性、积累性、复合性和间接性
品牌营销中什么是情绪管理:情绪管理的例子案例
品牌营销中企业实现合作营销(协同营销)的策略包括:特许经营、共享设施、共同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