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广告公司

品牌营销中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广州番禺

今日导读:番禺就是现在的广州,位于中国广东省中南部,珠江三角洲腹地,珠江口西北岸。番禺是中国最古老的县,始建于秦始皇三十三年,为南海郡治,这里因处于番山和禺山而得名。番禺具有成为古代

  番禺就是现在的广州,位于中国广东省中南部,珠江三角洲腹地,珠江口西北岸。番禺是中国最古老的县,始建于秦始皇三十三年,为南海郡治,这里因处于番山和禺山而得名。

  番禺具有成为古代海上交通中心的优越条件,因此成为了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是世界海上交通史上唯一的两千多年长盛不衰的大港。

  在广州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里,有一捆来自非洲的象牙和一件来自公元前5世纪的波斯银盒。

  秦始皇统一岭南时的番禺已经成为了犀角、象牙、翡翠、珠玑等奇珍异宝的集散地,而秦始皇进军岭南,据说也有取得岭南这些主要来自海外的珍宝之意。

  最早、最详细记载海上丝绸之路航线的是著名的《汉书·地理志》。西汉初年,汉武帝平南越后,即派使者沿着百越民间开辟的航线,从广州出发,带领船队远航南海和印度洋,经过东南亚,横越孟加拉湾,到达印度半岛的东南部,抵达今斯里兰卡后返航。汉武帝时期开辟的航线,标志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端。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拓展时期。在这一时期,广州已成为计算海程的起点。通过广州来中国经商的国家和地区大为增加,有十五个之多。广州成为当时商贾及朝廷命官发财致富之地,当时有“广州刺史但经城门一过,便得三千万钱”一说。

  经历隋代、唐代、宋代后,广州海上丝绸之路已发展到空前繁荣的阶段。官方坚持实行开放政策,除了官方积极经营对外贸易外,又允许私人出海贸易。

  同时,官方还大力鼓励外国来中国进行贸易,并在广州设立了市舶使专管外贸事务。当时中国与南洋和波斯湾地区有六条定期航线,这些航线都集中在广州,其中最著名的一条航线叫“广州通海夷道”:广州起航,越南海、印度洋、波斯湾、东非和欧洲,途经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长共1.4万公里,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国际航线。

  从此,广州成为当时闻名全世界的中国对外贸易第一大港,世界东方大港。据著名交通史专家张星统计,唐代每日到广州贸易的外国商船有11艘,全年多达4000艘。假设每艘载客商200人,则平均每天到广州港登岸者达到2200人,一年就有80万人次之多。

  难怪唐代大诗人刘禹锡也为珠江的“大舶参天”和“万舶争先”壮观的贸易景象所感动,而赋诗曰:“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

  为了模拟和验证“广州通海夷道”这条当时世界上最长的国际航线,1980年由阿曼苏丹国王倡议和资助,仿照唐代的古双桅三帆木船“苏哈尔”号船,乘坐着航海家、海洋生物学家、潜水员、摄影师、医生等90十多人,于11月23日从阿曼首都马斯客特出发来广州。

  全船不装设近现代的动力设备,全凭季风鼓帆行驶,也不配备科学仪器,而是借助于罗盘针、观星术等当时中世纪的航行工具和方法来判断方位和航路。

  “苏哈尔”号帆船沿着“广州通海夷道”这条航线,历时216天,于1981年7月2日顺利到达广州港。

  1990年10月由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海上丝绸之路”综合考察远征队,乘坐阿曼苏丹提供的“和平方舟”号考察船,载着30个国家的50多位专家学者,从威尼斯出发前来广州,并召开了“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座谈会。

  明清两代,由于政府实行海禁政策,其间广州成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唯一对外开放的贸易大港。广州海上丝绸之路贸易比唐、宋两代获得更大的发展,形成了空前的全球性大循环贸易,并且一直延续和保持到鸦片战争前夕而不衰。

  这一时期,从广州起航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迅速增加到7条,抵达世界七大洲、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广州贸易的外国商船达到每年5000多艘。

  如此之多的外国商船和商品来广州进行贸易,使珠江之滨的广州呈现出一派外贸繁荣的景象。英国人威廉·希克为之惊奇,而发出了广州珠江的商船可以与伦敦泰晤士河相比美的感叹:

  珠江上船舶运行忙碌的情景,就像伦敦桥下泰晤士河,不同的是,河面的帆船形式不一,还有大帆船,在外国人眼里再没有比排列在长达几哩的帆船更为壮观的了。

  当时的外国商人认为,在广州做生意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好做。公元1830年,英国议会对在广州进行贸易的商人进行调查后得出结论说:

  绝大多数在广州进行贸易作证人都一致声称,广州的生意几乎比世界其他一切地方都更方便做。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至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这段特殊的时期,由于众所周知的种种原因,广州很难发挥出它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第一大港和重要港口的历史优势,但仍然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

  改革开放后,广州对外贸易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广州港成为中国第二大港。

  海上丝绸之路是广州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都市最值得引以为骄傲的宝贵文化遗产之一,是名城广州的一张旅游品牌。

  在广州市区内,处处都留下了海上丝绸之路的遗址、文物和史迹。

  在广州中山四路的秦代造船工场遗址,可以从中可了解广州先人的造船技术和发展海上交通情况。参观者还可以从南越王墓出土的有关文物,了解到两千多年前非洲象牙和波斯银盒等珍贵舶来品。

  广州还有很多海上丝绸之路的文化古迹。比如,建于东晋隆安年间的光孝寺,它是中国古代四大佛教翻译基地之一。位于下九路的西来初地,是印度名僧达摩首登广州的地方,建有西来庵,是今华林寺的前身。

  建于隋开皇十四年的南海神庙,是古代扬帆出海前要祭拜的海神庙,历代皇帝都派人前来祭海,留有许多御碑。这里有宋、元时期均被评为羊城八景之一的“扶胥浴日”。

  建于唐代的怀圣寺与光塔是古代阿拉伯人来广州经商的重要遗址,在唐宋时期这里曾居住过12万阿拉伯人,是盛极一时的“蕃坊”所在地。

  还有清真先贤古墓,是著名伊斯兰传教士的墓地,参加广交会的阿拉伯来宾都要来这里朝拜。相关的文化古迹还有六榕寺与花塔、琶洲塔、赤岗塔、莲花塔、海幢寺、荔枝湾、长洲岛竹岗外国人公墓、琐罗亚斯德教徒墓地等。

  可以肯定地说,广州开放的海上丝绸之路,既是对外贸易之路,也是经济交流之路和文化交流之路。广州一直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大港口和重要港口的特殊地位,不仅促进了广州经济的发展,成为中国近代民族资本主义工业的发源地,而且成为中国近现代革命思想、革命活动的发祥地和策源地。

  广州开放对外贸易对近代中国经济发展影响之深,是国内很多城市不可比拟的。

品牌营销中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泉州

  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相应,中国沿海地区出现了一批享有盛名的海港,有广东的广州、福建的泉州、浙江的宁波等,它们在不同时期分别起过不同的作用。

  其中,泉州港曾以“刺桐”一名为世界各国航海家、商人所熟知。它的兴起和发展,在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占有重要的篇章。

  泉州地处福建东南,早在南北朝时期,泉州已成为对外交通的港口。南朝陈文帝时,即公元560年到公元565年,来中国的印度僧人真谛乘着小船到梁安郡,他在梁安更换大船,想要返回印度,因大家邀请,暂时停留。不久,真谛从梁安出发,来到广州,又被当地僧人、官员所阻,没有能返回祖国便病死了。梁安就是泉州,由这件事情可知,当时此处已有海舶可以出海西行。

  到了唐代,福建南部经济有较大变化,人口增多,手工业进步,农田水利改善,为海外贸易的开展准备了必要的物质条件。另一方面,唐代中期发生的安史之乱,导致陆上丝绸之路闭塞,中国和西方的交通,转而以海道为主。

  这一转变,推动了沿海不少港口的发展,泉州便是最突出的一处,而唐朝末年广州为黄巢队伍攻占造成的巨大破坏,更为泉州港的兴起提供了际遇。

  唐代后期诗人包何在《送泉州李使君之任》中写道:“云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执玉来朝远,还珠入贡频。”前两句说的是泉州居民中有外国人,后两句指出当地有外国朝贡者频繁进出,这些朝贡者大多就是商人。五代十国时期,连续占据泉州的王延彬、留从效、陈洪进都注意发展海外贸易,从中取利。

  到了北宋前期,泉州港对外贸易已相当可观,《宋史说:“有蕃舶之饶,杂货山积。”当时,海船出海贸易并须经市舶司批准,回来要向市舶司纳税。重要的对外贸易港都设立市舶司。

  宋神宗要求研究泉州设置市舶司问题,说明泉州在海外贸易中已居重要地位。但是,正式在泉州设市舶司,则在哲宗元祐二年,即公元1087年。这在泉州历史或是中国对外贸易史上都是一件大事。

  市舶司的设立,标志着泉州进入中国最重要的对外贸易港的行列。设司以后,泉州港可以直接发船到海外贸易,也能接纳外来的商船,因而进出口贸易便得到迅速的发展。它在海外交通方面的地位,迅速赶上广州。

  到了元朝,泉州港更加繁荣,有“号为天下最”的说法,这说明泉州在全国海外贸易中居于领先地位,海外贸易的发达,使当地的社会风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时诗人对泉州有这样的描写:“厘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墙多海宝。”许多外国商人,水手随着海船来到泉州,这个港口成为各国人杂居的海港都市。

  泉州遍种刺桐树,外来商人、水手便以“刺桐”名之,这个名字当时在海上丝路所历各处广泛流传。

  著名的外国旅行家马可·波罗、伊本·白图泰都盛赞泉州的繁荣。马可·波罗说:

  印度一切船舶运载香料及其他一切贵重货物莅在此港,是也为一切蛮子商人常至之港,由是商货宝石珍珠输入之多竟至不可思议,然后由此港转贩蛮子境内。我敢说亚历山大或他港运载胡椒一船赴诸基督教国,乃至此刺桐港者,则有船舶百余,所以大汗在此港征收税课,为额极巨。

  伊本·白图泰在这里看到大船百数,小船千余。泉州港在当时不仅是中国第一大港,也是世界头等海港之一。一方面是外国商人川流不息出入泉州,另一方面,泉州也是中国商人出海的首选地。

  元朝末年的动乱,使泉州受到很大破坏。明朝建立后,为防备倭寇,推行禁海政策,更导致泉州海外交通的衰落。

  郑和下西洋,第五次曾经在泉州停留。但此后,泉州就默默无闻了。16世纪以后,西方殖民者东来,传统的海上丝路交往逐渐消失。清朝统治者长期推行的闭关锁国政策,使人们忘记了我们祖先有过征服海洋的光辉历史,忘记了连接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也忘记了曾经辉煌过的“刺桐”港。

  20世纪以来,经过中外学者的不倦努力,证明古代外国人记载中的“刺桐”就是泉州,证明海上丝绸之路曾为东西方的经济、文化交流作出过伟大的贡献。

  1991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持的海上丝绸之路综合考察团在泉州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并举行了“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讨论会,提高了泉州的知名度,激起了人们对海上丝绸之路历史的广泛兴趣。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泉州与海上丝路历史的研究有了新的更大的进展,而这方面研究的进步,又会激发我们开拓进取,去努力争取经济、文化建设的更大成就。

  今天关于品牌营销中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广州番禺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品牌广告营销策划的资讯请关注三众广告。